这时在赤虎愤怒的攻击下

离开了蟠阳湖,燕南天看着一脸忧伤的燕飞儿,劝道:“别想太多,我们回去休息一段时候,到时候你就会忘掉一切了。”

燕飞儿摇头道:“我不想回去,我要去找云阳。”

燕南天道:“不行,他目前正与傲月山庄为敌,你暂时不宜去找他。”

燕飞儿执意道:“我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恩怨,反正我要找到他。”

燕南天闻言一叹,目光移到妻子身上,示意她劝劝女儿。

孟飞烟微微点头,开口道:“飞儿,现在云阳下落不明,不如我们一边回红叶谷,一边打听他的音尘,说不准他就在我们回家的途中。”

燕飞儿迟疑了一下,摇头道:“不会,他一定是去找他的同伴。只要我找到铁山他们,就一定能找到云阳。”

孟飞烟道:“目前铁山四人离开了蟠阳湖,说不定他们正好与我们走一个方向呢?”

燕飞儿道:“那样的话,爹娘又何须为我担心?”

孟飞烟一愣,苦笑道:“飞儿,你从小任性,现在就不能听听爹娘的话吗?”

燕飞儿神情凄凉,伤心的道:“娘,我也试过忘记他,可我办不到,我无法啊。”

孟飞烟感触道:“冤孽啊,你什么人不喜欢,恰恰喜欢上他,这真是——唉——算了,你去吧,记得必要时隐藏身份,减少麻烦。”

燕飞儿道:“谢谢娘,我知道。”说完飞身离开。

燕南天有些抱怨,问道:“你怎么放她走啊?”

孟飞烟叹道:“飞儿心已经放在了云阳身上,我们是留不住她的。”

燕南天道:“就算这样,你也不能轻易就放她离开,一旦她闯祸或者遇上危险,那该怎么办?”

孟飞烟安慰道:“别担心,飞儿上次都能化险为夷,我相信她不会有什么小事的。再者,我们也不便一直跟着她,还是去找她徒弟,由两位老人家出面,就算龙腾云也得卖几分面子,那比我们出面要好。”
燕南天心头稍安,点头道:“这还差不多,我们走吧。”
离开了爹娘,燕飞儿折身返回蟠阳湖,打算找寻铁山四人的下落。你看nordfx诺德外汇
目前,赵氏兄弟死了,铁山四人必然遇上了情况,只是他们会去哪呢?
思索中,蟠阳湖已经在望,燕飞儿当即停下,沉思了许多,沿着外围缓缓探求。
就燕飞儿猜想,铁山四人遇上意外,必然潜逃。
那样他们不会再呆在蟠阳湖,但为了等待云阳的下落,也不会走太远,可能就在某个方向的不远处躲藏。
燕飞儿的猜想大致不错,只是她并不知道,铁山、小贵、连心虽然有心潜藏附近,可暗夜勾魂夜鹰却紧追不舍,逼得他们不得不朝远处潜逃。
这一来,燕飞儿找了半天,不见铁山等人的踪迹,只得扩大范围,朝远处搜寻。
另外,就燕飞儿分析,铁山等人不会朝傲月山庄方向靠近,剩下的三个方向,就蟠阳湖的地形分析,东方全是深山密林,最有可能,于是她便向东而去。一处树林里。小贵看着前方数十丈外地阴森老者,怒喝道:“师兄,我们与他拼了,老这样被他追着,我受够了。”
铁山喝道:“闭嘴,我们眼下斗不过他,只能这样。”
小贵不服道:“士可杀不可辱,就算打不过他,我们也不用怕他。”
铁山瞪着他。有些无奈的叹道:“现在云阳生死未卜,小华下落不明。我们若是鼓动打动行事,那山村的血仇谁来报?”
小贵脸色一变,愤愤不平的道:“就算这样,我们也不能老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啊。”
铁山安慰道:“别生气,眼下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只得走一步算一步。”
一旁,莲心道:“时间不早了。那夜鹰又逼近了,我们快走吧。”说完转身,带着二人朝山林深处去了。
天空烈日当头,铁山三人出亡了一天,已经远离蟠阳湖数百里,进入了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。
后方,夜鹰就像是一个猎人,总是时刻逼近,却又不出手攻击,给三天然成一种极强的情绪压力。
午时。铁山三人来到一片松林里,在那发现了一间茅屋。
停身,铁山看了看后方,随即目光移到茅屋上,低声道:“这里荒无人烟,这茅屋会不会是某个猎人的零时居所?”
小贵道:“想这么多干嘛?上去看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莲心拉住他,提醒道:“不要鲁莽,这茅屋若不是猎人所建。而是隐居修炼的修道之士所居,你这样贸然上前,很容易招来祸事。”
小贵讪讪一笑,岔开话题道:“那我们眼下该怎么办?”
莲心道:“有两个方法,第一是引蛇出洞。第二是投石探路。”
小贵有些迷惑。正准备问个清楚,一旁的铁山却提醒道:“小心。有人进去了。”
小贵与莲心一惊,只见茅屋中走出一个二十左右地蓝衣英俊少年,嘴角挂着几分傲气。
“这个我在傲月山庄见过,应该是邪派高手。”轻轻的,莲心对身旁二人说。
铁山微微点头,轻声道:“走,我们换个方向。”
“既然来了,何必急着走呢?”蓝衣少年看着三人,目光在莲心身上停留了片刻,脸上露出一丝邪魅地笑容。
厌恶的看着他,莲心道:“你是谁?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
蓝衣少年自负道:“本公子赤虎,乃南海火灵门少主,这身份如何?”
莲心一惊,迅速与铁山、小贵交换了一个眼色,口中惊讶道:“原来是三大邪派之一的火灵少主,真是闻名不如见面。”
赤虎得意一笑,问道:“听说你们与柳云阳来自一个地方,不知道师承何人啊?”
莲心道:“这是我们的秘密,不便公布。你若想知道,下次遇上云阳,你自己问他好了。”
赤虎眼神微冷,不屑的道:“我自然要问他,只是不知道他目前何处?”
莲心心中一动,淡然道:“奇云峰上,你不是见到了他吗?”
赤虎哼道:“那一战,他被白衣龙女雪凤仪救走,目前不知下落。不过没关系,你们在这,他早晚也会找来的。”
铁山闻言,有些激动隧道:“云阳没事了,这就好,这就好啊。”
小贵道:“是啊,只要他没事,他一定会来找我们,那时-
“别高兴,眼下这火灵少主可不打算放我们离去。”打断他的话,莲心提醒道。
铁山一惊,看着赤虎道:“你与云阳有仇?”
赤虎冷笑道:“你觉得呢?”
小贵见不惯他那自傲的样子,喝道:“有仇就冲我们来,龙天啸我们都不怕,又岂会怕你?”
赤虎阴森道:“满有骨气吗?就不知待会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?”
话落身影一闪,来至三人一丈外,惊得三人迅速后退。
伸手抓住小贵的手,莲心道:“不要鲁莽,遇上我们对他来说,不见得是好事。”
赤虎闻言大笑,不屑的道:“想吓我?你们不觉得这太可笑了吗?”
莲心冷冷道:“可笑?你看看我们反面之人,他可笑不可笑啊?”
赤虎一愣,目光移到远处,果然一道黑影站在树荫处,正冷冷的看着这头。
眉头一皱,赤虎问道:“他是谁,为何跟在你们后头?”
莲心讥讽道:“怎么,你觉得不可笑了?”
赤虎大怒,喝道:“休要狂妄,小心我杀了你。”
莲心不为所动,挑衅道:“是吗?那你有种就来啊。”
赤虎脸色一沉,猛然上前一步。
这时,夜鹰突然开口:“赤虎,他们三人是我的猎物,你最好不要妄动。”
停身,赤虎瞪着夜鹰,问道:“你是谁?”
夜鹰道:“老夫暗夜勾魂,这名字你应该不目生吧?”
赤虎一惊,脸色变幻不定,好一会才道:“原来是你,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相遇。”
夜鹰脸色冷漠,哼道:“废话少说,你回茅屋做你的春秋大梦,我干我的事情,我们互不干涉。”
莲心闻言,讥刺道:“少门主,还不乖乖回去,小心你小命不保。”
赤虎心高气傲,被莲心这一激,当即怒道:“夜鹰,我要是不放手呢?”
夜鹰苛刻道:“你要不怕死,也可以试一试。”
赤虎哼道:“你虽然修为惊人,但惹上我南海火灵门,那下场你应该清楚。”
夜鹰漠然道:“只要你有本事活着离开,你就不妨一试。”
赤虎脸色一变,沉默了好一会才道:“就算我不说,你以为这音尘,他们三人不会流传出去?”
夜鹰道:“他们是我的猎物,你以为他们有机会泄露吗?再者,他们说了,有人会信吗?”
赤虎沉默了,夜鹰地话让他顾虑颇多。
见状,莲心微微一叹,对铁山与小贵道:“借刀杀人之计看来是行不通了,我们快走。”说完身影晃动,径直朝茅屋射去。
赤虎见了,飞身拦截,口中怒道:“休要得意,给我滚一边去
。”
莲心闪身而避,小贵却一剑劈下,当即将茅屋震得四分五裂。
对此,赤虎大怒,双手夹着赤焰烈火,对准三人发动狂攻。
“小心点,我们朝后撤。”一边反击,铁山一边说。
莲心与小贵依言而动,迅速朝夜鹰靠拢。
察觉到三人的企图,夜鹰冷笑道:“鬼把戏不少,可惜老夫也不傻。”
说完身影一闪,竟然退出百丈,并不出手。

这一来,铁山三人的计划落空,只得联手与赤虎一搏。
阴森一笑,赤虎道:“看来猎人比猎物伶俐多了,你们这是自寻死路。”
小贵怒道:“别得意,谁胜谁负比过之后才清楚。看剑!”
身体凌空侧翻,长剑随之旋转,密集的剑芒汇聚如柱,带着呼啸的剑吟,一边吸纳四周的空气,一边朝赤虎射去。
停身,赤虎大喝一声,双手在胸前交错挥动,掌心发出两股烈焰,化为一道烈火光盾,迎上了小贵的剑芒。
铁山见状,身体凌空翻动,双手掌心风雷涌动,网上外汇交易平台。夹着全身真元激射而至,从半空朝着赤虎发动攻击。
莲心身体一旋,人如陀螺般展开了下三路的进攻,配合着小贵与铁山的攻势。
面对三人的进攻,赤虎冷然一笑,身体突然幻化无数,瞬间便遍布方圆十丈之内,形成一个反包围圈。
激烈的交战在松林内展开,起初,铁山三人全力以赴,配合默契,倒也没有大碍。
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三人在修为上的差距与赤虎逐渐拉大,小贵与莲心都出现有心无力的情况。
这一来,铁山独木难撑,小贵与莲心很快就被南海火灵门的赤焰诀所伤,倒在地上无力反击。
怒吼一声,铁山奋力反击,口中大喝道:“你们快走,我缠住他。”
小贵摇晃着起身,脸上赤红如火。倔强的道:“不,我们要与你一起对敌。”说完挥剑而上,虽然气势不强,但决心却十分坚定。
莲心苦笑一声。起身看了一眼远处的夜鹰,叹道:“既然无法逃避。那就让我们一起面对。目前云阳既然已经无事,山村地血仇自有他会收回,那样我们就算死了,也不会有太大的遗恨。”
铁山又怒又气。骂道:“懵懂!你们活着还可以帮助云阳。要是死了,谁去帮助他?还有小华,你们难道就不顾他了吗?”
小贵沧桑笑道:“他们活着就够了。”
莲心幽幽一叹,眼中有着甜蜜,但却不曾说话。
赤虎见状,苛刻道:“我就成全你们,送你们到地府去等柳云阳!”
双手交错,身体旋转,周身闪烁的火焰瞬间暴涨。一举将三人吞没,炼化着他们的元神与血肉躯干。
夜鹰见了,冷然一笑,身体瞬间而至,宛如一蓬黑雾。立时摧毁了赤虎地火焰。将三人中的莲心抓住。
赤虎怒道:“你这是干嘛?”
夜鹰哼道:“他们是我们猎物,没有我地允许。岂能随你想杀就杀。”
铁山摆脱了火焰的纠缠,怒吼着朝夜鹰扑去,想要营救莲心,但却扑空了。
“别急,慢慢玩。”说话间,夜鹰身影一闪,人如鬼魅般又退回了原处。
甜蜜一叹,铁山看了小贵一眼,问道:“怎么样?要紧不?”
小贵双唇紧咬,摇了摇头不说话。
赤虎瞪了夜鹰一眼,怒道:“我看你有什么本事,能够再从我手中把他二人救走。”
说完目光移到铁山与小贵身上,人如影子般一闪而至,化为十八团火焰,将他们围困在中央。
察觉到危险,铁山全力防御,奋力反击,一时间情况还好。
然而小贵身受轻伤,加上修为本就不如铁山,这时在赤虎愤怒的攻击下,虽有心反抗却无力抗衡,口中发出阵阵惨叫。
铁山听了,心头苍凉,大呼道:“小贵,坚持住,师兄来救你。”
说时拼命反击,试图震碎外围的火焰,可惜却失败了。
远处,莲心一脸焦急,相比看nordfx诺德外汇。冲着夜鹰道:“你快去救他,不然他就要死了。听到没有,快啊!”
夜鹰不为所动,淡漠道:“人质其实不需要太多,我一人带三个有些辛劳,少一个较好。”
莲心大怒,咒骂道:“你会遭报应地。总有一天,云阳会砍下你地狗头,将你千刀万剐。”
夜鹰微微一哼,不理会她。
小华的惨叫,渐渐弱了。
莲心与铁山痛心疾首,但却没有办法。
对此,赤虎得意狂笑,冲夜鹰道:“怎么,你的猎物不要了?”
夜鹰眼神一冷,哼道:“赤虎,你别得意,小——”
话未说话,松林中一道红影突现,夹着凌厉的剑芒当空而落,一举斩灭了赤虎发出的十八团火焰。
随后,来人身体一闪,九道血影出现在赤虎身外,形成一个高速收缩的圆环,不等赤虎反应过来,上千道剑芒便瞬间汇聚,当即将赤虎轻伤,满天的鲜血如雨而下。
怒吼一声,赤虎飘落数丈之外,落地时身体摇晃不已,全身数十道伤口鲜血喷发。
看着红影,赤虎怒道:“你是谁,竟然敢偷袭本公子?”
红影身体娇小,乃一位女子,脸上蒙着一块黑纱,语气冷漠道:“我是谁不要你管,现在你马上滚,不然休怪我剑下无情。”
说完手中短剑一挥,一股锐利的剑气爆射四方,一举震碎了十丈方圆内的所有松树,这让赤虎脸色大变,惊呼着朝外逃去。
“臭丫头你记住,下次我会十倍尝还。”
红影怒哼一声,随即来到铁山与小贵身旁,低声问道:“你们不要紧吧?”
铁山看着她,感激道:“谢谢你,我们还好,只是莲心落到了暗夜勾魂手中,恐怕——”
红影看了夜鹰一眼,轻声道:“这人交给我,你照看好他。”
说完身影一晃,瞬间就来到夜鹰身前。
“放开她,我让你离开。”
夜鹰双眼微眯,惊异道:“小丫头,你地剑诀倒是很凌厉,有几分慈航剑斋的气势。不过仅凭这一点,你还奈何不了老夫。”
红影冷声道:“我再说一次,放开她,我不对立你。不然我可不管你是什么胡海八怪,一样出手灭了你。”
夜鹰脸色一沉,喝道:“好狂妄的丫头,当今天下还没有谁敢这样对我说话,今天老夫就要看你有什么本领。”说完松开莲心,身体如鬼魅般,围绕这红样旋转。
“你非要试,就不要后悔。”说话间,红影身体一旋,手中短剑翻飞如浪,密集的剑芒挥洒而出,在她的控制下形成一道血红地剑柱,与外围收紧地黑影激烈对碰。
如此,只见光华闪耀,阴森的黑雾遇上赤红地剑芒,双方本质相反,力量相当,当即便产生激烈的爆炸,一举将夜鹰弹开。
怒喝一声,夜鹰不待身体落地便挥掌拍出,借力反射而回,双手掌心夹着漆黑的光芒,朝着红影攻去。
对此,红影娇喝一声,脚尖一点地面,人如旋风腾空而上,手中短剑迅速挥动,转眼就发作出千道剑影,在她身外形成一道剑幕。
随后,红影右手高举,全身气势外放,惊人的实力转化为一股惊天剑柱,飞射云霄。
那一刻,只见一道赤红色的百丈剑柱从地面直射半空,稍稍停顿了一下后,便飞速斩落,随即怒雷震天,地动山摇。
骇然的看着那一剑,夜鹰心头震荡,事到临头他才发现,原来自己小瞧了冤家。
为此,闪避已是不及,他只得怒吼一声,全身真元瞬间提升至极限,整个人被一团闪动的黑雾所包围,眨眼就变成一道黑色光柱,迎上了红影那惊世一剑。
一红一黑,半空相撞,交汇点瞬间膨胀,可怕的力量转化为气浪,一举横扫四野,使得三里方圆内草木成灰,地面掌平如镜。
半空,红影身体震颤,外汇网站外汇网站 每次获利300以上。护体的光罩起伏不定,时弱时强。
对面,夜鹰闷声惨叫,身体一边朝外飞出,一边厉声道:“好一招怒海屠龙,下次老夫定要好生讨教——”
地面,铁山趁着两人交战之际,救回了莲心。
随即带着轻伤的小贵,迅速避开了交战中心。
这时,铁山见夜鹰受伤离去,连忙来到场中,对摇晃着飘落的红影道:“燕姑娘,你不要紧吧?”

微微摇头,红影低声道:“夜鹰的修为出乎我的意外,让我受了内伤,需要找个地方疗伤。”
铁山道:“如此我们先离开这里,找个隐蔽的地方养伤。”
红影点了点头,随即看了四周一眼,取下了脸上的黑纱,正是红叶谷的燕飞儿。
之前,她一路探求,最终察觉到了这里的打斗气息,于是急忙赶来。
穿梭于山林之中,燕飞儿问道:“小华呢?怎么没有与你们在一起?”
铁山微微一叹,将事情说了一遍,担忧道:“也不知道小华是不是遇上了危险。”
燕飞儿安慰道:“别担心,我想他一定没事的。现在云阳下落不明,你们有办法找到他吗?”
铁山摇头道:“我们对云阳也是知道不多,所以——”
甜蜜一笑,燕飞儿幽幽道:“云阳在山村有些什么亲人?”
铁山一愣,看了她几眼,心头顿时有了几分明白,不由轻叹道:“云阳从小是个孤儿,在山村长大,跟着州闾父老一起打猎,后来成为了山村的神猎手。
二十岁那年,他从一群匪徒手中救下一个少女,两人后来相爱便结为夫妻。
云阳打猎,柳慧做饭,日子过得很幸福。
可就在一个月前,一切都变了,山村毁了,云阳的妻子也死了。”
燕飞儿停下脚步,眼神怪异的看着铁山,木然道:“原来他已经有妻子了——”
铁山甜蜜一笑,燕飞儿的心事写在脸上,任谁都能一眼看出。这真不知该如何安慰才好?
莲心走到她身旁,轻声道:“燕姑娘,别担心,只要付出就有回报。现在云阳的妻子死了,他正是伤心之时,你要是好好的安慰他,帮助他。我想云阳一定会接纳你地。”
小贵也在旁劝道:“是啊,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我们都支持你。”
燕飞儿看了三人一眼,低声道:“谢谢你们,我们走吧。”
见她神色忧伤,铁山道:“想开点,云阳性格木纳,但却恩怨分明,只要你有恒心。就一定有希望。”
燕飞儿愣了一下,随即便听懂了铁山的意思,轻吟道: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,铁山。”
摇头一笑,铁山道:“别客气,应该感谢的人是我们。好了,走吧。”说完带着三人,消失在了密林中。

修真界内。三奇四绝。
正道排名第一的傲月山庄,位于九江附近的奇云峰,一直雄霸南方。
排名第二的慈航剑斋,座落于三山谷,在西南一带威名原播。
排名第三的天星别院,建立于元鼎山巅,位处中原,与傲月山庄、慈航剑斋鼎足三分。
剩下幻镜天象由于过于神秘,所以无人知道坐落何处。
三奇中,千邪宗位于冰原。火灵门位于南海,彼此一南一北,相距万里。
中央,天魔宗雄踞秦川,势力范围遍布天下,其总坛建立于大巴山深处,一直以来不曾被正道人士查出。
三奇四绝,各有长处。他们彼此牵制,却又共同发达,组成了修真界复杂而又诡异地局面。
孤峰斜阳,落霞晚照。
笑沧海傲立山巅,目光遥望着傲月山庄,脸上挂着一丝沉重地苦笑。
对于傲月山庄。林雷笑沧海知之甚祥,知道今日的一战,表面上虽然暂时告一段落,可真正地危险其实才刚刚开始。
作为他而言,原本是不想得罪龙腾云。
可如今既然做了,依他笑沧海的性格,那就定要扳倒傲月山庄。
中午,笑沧海离开了傲月山庄,本想去找云阳,可随后无意发现了七杀天君的身影。于是一路追踪,来到了这座孤峰上。
眼下,七杀天君就在山腰的一处洞穴中疗伤。
笑沧海无意打扰他,只是想探听一下,惨败而归的七杀天君,接下来会怎么样。
天色,渐渐暗了,夜幕中。一道身影从山腰飞出,朝着山顶而来。
笑沧海见状,身体微微一晃便了无踪迹,其实力之强,令人无法想像。
飘落山头。七杀天君望着傲月山庄。不甘的道:“龙腾云,我不会就这样算了。我要让付出代价。”说完,朝着傲月山庄飞去。
片刻,笑沧海凭空而现,望着那远去的七杀天君,自语道:“身体才刚复原,他便又跑去山庄,难道他真的不怕死?”
带着疑问,笑沧海远远跟上,不多时便来到傲月山庄。
见七杀天君潜入山庄,笑沧海迟疑了一下,随即也悄悄潜入,只是他却没有跟在七杀天君身后,而是另外拔取了一个方向。
一路上,笑沧海发现山庄守卫森严,知道龙腾云加强的戒备,只是这些守卫修为普通,根本无法察觉他的生存。
半晌,笑沧海来到山庄腹地,发现前方地一排房屋亮着灯,连忙停身不前仔细探查。
很快,笑沧海掌握了一些情况,发现那排房屋中,住着的竟然就是诸葛无智,这让他有了几分兴趣。
当然,对方的名字他不知道,但他记得这股气息,于是悄然靠近,留意着房中的情况。起初,一切平静。但到了二更之后,诸葛无智的房中来了一人,竟然是那庄主龙腾云。
两人在屋中呆了一会,随即开门离开,笑沧海远远跟上。
穿过几个小院,龙腾云带着诸葛无智来到一处僻静之地,在一座假山前停下。
笑沧海远远观望,发现龙腾云在假山上一块突起的石头上一按,顿时一阵低沉的声音传来,假山上出现了一个洞口。
见二人消失洞中,笑沧海迅速跟上,在洞口查探了一番,见没有异状,这才悄然而入。
这是一处公开密道,笑沧海一路前行,很快就来到一个出口,听到了龙腾云正在与诸葛无智说话。
“庄主之意,我已明白,只是此事非朝夕能成,那需要时间。”
“诸葛先生既然有把握,我就释怀了。至于其他事宜,我们慢慢再谈。”
话落,脚步声逼近,这让笑沧海心头一震,连忙化身虚无,隐藏了。
一会,龙腾云与诸葛无智远去,笑沧海这才现身,步入了内堂。
进来一看,笑沧海有些惊讶,这里原来竟是一处囚室,被囚禁的是一个长发掩面的赤身男子,四肢被粗大的铁链锁在四方。
凝睇着那被囚之人,笑沧海发现他气息虚弱,显然身上有禁制,实力发挥不进去。
收回目光,笑沧海看了一下别处,发现还有一间囚室,里面空无一人,但却阴气极重,地面有一小型阵法,困着一缕阴森鬼气。
有些惊讶,笑沧海自语道:“锁魂阵,这是道家抓鬼绝技之一,傲月山庄怎么会有?”
“什么人,进去。”
声音不大,但却满是怒气,竟是第一个囚室中,那被锁住之人所发。
退出第二个囚室,笑沧海来到那人身前,发现他凌乱地长发已经散开,露出一张五旬左右,枯瘦如柴的老脸。
“你是谁?为何被龙腾云囚禁在这?”
那人瞪着笑沧海,厉声道:“你是龙腾云一伙的?”
笑沧海摇头道:“我自然不是,不然刚才就会跟他一起进来,而不是这时一个人悄悄而来。”
那人眼中露出怀疑之色,不信的道:“你想骗我?”
笑沧海淡然道:“我并无所求,骗你干嘛?”
那人沉默了,好一会才问答:“你想问什么?”
笑沧海道:“我只是好奇,想知道你是谁,其他没什么要问的。”
那人沉吟了半晌,开口道:“我是阮云山。”
笑沧海闻言色变,大惊道:“你是剑魔阮云山?据说六十年前你死于天魔宗主千雪凌天之手,怎么出现在这?”
阮云山闻言大笑,恨声道:“当年一战,我虽然败于千雪凌天之手,但却对他的为人心服口服。然而让我想不到的是,后来我遇上龙腾云这个修真界的泰山北斗,谁知他竟是一个伪君子,趁我轻伤之际出手偷袭,将我捉回傲月山庄,一关就是六十年!”
笑沧海不解道:“他抓住你却又不杀你,究竟他企图什么呢?”
阮云山一脸恨意,咬牙切齿隧道:“图什么?他图我的剑诀。虽然我的追魂剑诀不见得能胜过傲月剑诀,但却狠辣无比,他想借此培养一批神秘杀手,为他铲除异己。六十年来,他费尽心机,赓续的折磨我,已经将追魂剑诀的前八式学去,如今只剩下最后一式,任他如何威逼,我也不会答应。”
明白了原因,笑沧海叹道:“想不到龙腾云比我想像中还要邪恶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现在你身体情况怎么样?”
阮云山道:“龙腾云对我很是提防,每个月都要检查一次,并重新封印我体内地真元,使我没有丝毫办法。”
笑沧海沉吟了半晌,开口道:“我可以给你解开禁制,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阮云山眼神微变,问道:“什么条件?”
笑沧海道:“很简单,将来帮我办一件事情,现在莫要多问。阮云山冷声道:“你就不怕我反悔?”

笑沧海笑道:“我能救你,就一样能收拾你。”说完走到他身旁,伸手扣住他的手腕,为他检查情况。
半晌,笑沧海脸色沉重的道:“龙腾云好邪毒的手法,也真亏你受得了。”
阮云山脸色微惊,轻声道:“你的来历不简单,竟然这么快就查出了龙腾云的手法。”
看了他一眼,笑沧海道:“注意了,我这就为你解开身上的禁制,但你必须记住,今晚决不离开。”
阮云山质问道:“为什么?”
笑沧海道:“今天傲月山庄发生了一些事情,戒备森严,你此时贸然外闯,身体虚弱,根本闯不出去,那样我的努力就白费了。”
阮云山一想有理,点头道:“好,我答应你,开始吧。”
笑沧海闻言一笑,立时帮他解除封印,只片刻光阴,就完成了。
阮云山有些惊讶,轻呼道:“好玄妙的手法,你究竟是谁?”
笑沧海淡然道:“我只是一个生意人,大家都叫我笑沧海。好了,记住你的话,我该走了。”说完人影一闪,当即便消失了。